Nevaeh

仙女证忘在天庭了怎么办2.0

仙女证忘在天庭了怎么办2.0



※梗来自热搜“仙女证忘在天庭了怎么办”



※掉落:圣权、蔡尧、蔡程昱、郑云龙



【圣权】



“权权,我好像丢东西了。”你躺在床上可怜巴巴地看着圣权。



“嗯?你把什么弄丢了呀?”圣权过来趴在床头问



“我下凡的时候好像把仙女证落在天庭了。”



“哦?那这样子你就不是仙女了吗?”



“……”



看你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,圣权牵起你的手吻了吻说:“那也没关系,你一直都是我的小仙女啊,不管有没有仙女证都是。嗯?”



【蔡尧】



“巧儿,我丢东西了。”



“你丢什么了啊?”



“我下凡的时候好像把仙女证丢在天庭了。怎么办呀?”你一脸玩味地看着巧儿。



“啊……那怎么办啊。”巧儿也一脸无辜地回看你。

“对呀,怎么办呀?”



“害~( •̥́ ˍ •̀ू )”你们两个看着对方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

【蔡程昱】



“蔡蔡啊,我好像丢东西了。”



“啊?你把啥丢了啊。”



“我下凡的时候好像把仙女证丢在天庭了。”



“仙女证,那是啥啊,有我的王子锦旗高贵吗?”蔡程昱指着粉丝送的宿州城武的锦旗问你。



“……”



没有没有,宁最高贵。



【郑云龙】



“大龙,我好像丢东西了。”



“你把啥丢了啊,我给你找找。”郑云龙以北京瘫的姿势瘫在沙发上。



“我的仙女证在下凡的时候好像被我丢在天庭了。”



“……”



“你刚刚说啥?”郑云龙又侧过头问你。



得,郑云聋石锤了。



“我说,我的仙女证在下凡的时候好像被我丢在天庭了。”你把手聚成喇叭状对着郑云龙喊。



“不是,前一句。”



“我说,我好像丢东西了。”你又喊。



“脸吗?”



???!!!



你不可置信地看着郑云龙,脱口而出:“垃圾!”



“嗯?”郑云龙看着你挑了挑眉。



你后知后觉,抿着嘴巴,又委屈巴巴地说:“记得分类!”



郑云龙笑眯眯地走向你,捏了一下你的下巴后说:“放心,你龙哥垃圾分类懂得可多了。”又趴在你耳边用他特有的气声说:“别的懂得更多,不过不能播。”


仙女证忘在天庭了怎么办1.0

仙女证忘在天庭了怎么办1.0


※梗来自热搜“仙女证忘在天庭了怎么办”


※掉落:周深、张超、星元


【周深】


“深深,我丢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。”


“什么登西啊?”


“我的仙女证好像忘在天庭了。”你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
“……”


“深深,你会杀猪叫,说不准和天蓬元帅有什么关系,你可以让他下凡送一下我的仙女证吗?”


“关、闭、今、日、客、服、大、门。”周深用siri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。然后打开浏览器搜索:女朋友戏太多了怎么破。


【张超】


“张超鹅,我好像丢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。”


“宝贝丢什么了啊?”


“我的仙女证好像忘在天庭了,没有能证明我仙女身份的东西啦!”你一脸忧心忡忡。自暴自弃地倒在沙发上哼着:“怎么办啊?”


过了一会,张超笑嘻嘻地递给你一张小卡片又说:“我刚刚才弄出来的。”你接过卡片,上面花花绿绿的,仔细一看,卡片上印着:张总办证刻章,价格公道,童叟无欺。卡片上还有一个胖胖的大白鹅logo。


张超笑得贱兮兮地说:“张总为爱办假证,感不感动。”


呵,我觉得这只鹅有点儿傻。


【星元】


“老舅,我丢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。”


“丢了什么呀?”


“我的仙女证好像在下凡的时候落在天庭了。”


“嗯~让我想想啊。怎么办呢,我也想不出解决办法了。而且你这么粗心可是要被惩罚的哦。”


???


“罚你什么呢?嗯……有了!就罚你在人间做我一辈子的小仙女。好不好呀~”


后期还会掉落其他小哥哥呀


祝各位小姐妹中秋节快乐呀


【高杨/王晰】你不知道的事

【高杨/王晰】你不知道的事

*请勿上升真人

*半现实向,私设晰哥未婚

*五月份就想写的文,一直鸽到现在。这篇文可能更像我磕杨晰的心路历程吧。

        高杨在自己十五岁的时候,无意间在一本书的书签中看到一句诗: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。书是高杨向同学借的,所以这书签也是同学的。他拿起书签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念了几次这句诗,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感触。他开始学声乐的时候,教他的老师经常教导他们要有强大的共情能力,要把你的感情传达给听众。但这对于十五岁的高杨来说还是一个挑战,他本身就是比较内敛的人,不论是感受一个情境,还是说为听众创造一个情境都有些为难他。高杨经常想,学艺术的不一般都比较感性吗,怎么他就偏偏不一样?想到这些,他又把那个书签拿起来,凑到自己的眼前,宛如一个小老太太,努力地去感受诗中营造的意境。半晌,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又把书签放了回去。他觉得自己刚刚的样子像极了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,高杨今年16岁了。他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青春期男孩,烦恼和快乐都很单一。后来,他参加了一个节目的海选,很幸运地成为优秀选手并且登上了一个不错的综艺舞台。在舞台上,他和另一位男高音合作了一首《妈妈》。可能是又长大了一些,他的情感表达已经不会像刚学习声乐的时候那么生硬了,技巧性的东西也开始熟练了起来。16岁的高杨对未来充满了爱和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能够更加深入了解声乐,高杨在自己18岁的时候离开父母,只身飞往欧洲。

        在欧洲的日子对高杨来说和国内没什么不同,大一到大三的日子转眼就结束了。大四的时候,他听说国内要出一个美声综艺,心下一动,便跑去和自己的老师商量,在获得老师的支持后便把自己的简历投给了节目组。

        经过漫长的几轮面试后,高杨在晚秋的时候收到了参加节目录制的通知。等他第一次站在录制现场时,已经是初冬了,节目在长沙录制,室内的温度还有一点点低,高杨拢了拢大衣,听到了导演的声音

        “下一位,维也纳音乐学院男高音,高杨。”

        高杨沿着舞台慢慢走出来,站定之后环视了一圈做自我介绍,在选座位时,高杨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首席已经满了,他向首席两边的替补看了看,走向了右手边的替补席位。左边有阿云嘎,高杨对阿云嘎还是有所耳闻的,国内比较知名的音乐剧演员,内蒙古人。高杨想起自己刚刚走出来的时候,听到阿云嘎对自己名字的评价—“这个名字好!”,以及后来阿云嘎的那句好美。高杨可以以自己的半永久大衣做赌注,如果他坐在阿云嘎那边,阿云嘎一定会把他当成真正的小羊羔!

        我是高杨,不是小羊羔。高杨坐下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其他成员陆续登场,其中不乏各路大佬,高杨看了看替补席位,还差两个人,会是谁呢?压轴的一般都是大佬,不会是哪两位中年歌唱家吧,是男高音吗……高杨看着那两个空座位开始神游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下一位,中国音乐金钟奖金奖,男低音,王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开小差的高杨瞬间被拉了回来,座位上几个年纪比较小的都把震惊写在了脸上,惊讶地望向舞台。高杨把身子往前倾了倾,也把目光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,我是王晰。姓王的王,镂晰的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王晰的自我介绍,阿云嘎打趣:“好好听哦。”高杨倒是楞了一下,镂晰是啥?他想了半天,脑海闪过王晰在说镂晰时强忍笑的表情,忍不住吐槽,这是什么中老年幽默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晰在这群人中不论资历,还是年龄都算得上一个老大哥的角色,所以在他走向左侧的替补席时大家都站起来和他握手打招呼,一时间左侧席位竟然有些拥挤。等王晰好不容易坐下的时候,导演公布了最后一个人,周深。同样是一位大佬,但和他前面的王晰比起来,周深似乎更加热情活泼,一边和大家握手打招呼一边笑着说:“要一个一个握吗?”话里掩藏不住的打趣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高杨一下子从梦中惊醒,他最近经常会梦到过去的一些事情,梦到新疆,梦到维也纳,梦到长沙,当然他还是会经常梦到后者,尽管节目已经结束很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 TBC

假如你有声音恐惧症

OOC  乙女向


有声音恐惧症的你,就是对高音量特别敏感

梗来自于《向往的生活》中毛不易老师对爆米花机爆炸的恐惧


第一次使用老福特,还希望各位小姐妹多多包涵


国际三禁,上升真人无票哦


蔡程昱、郑云龙、王晰


【蔡程昱】


“蔡,我现在好无聊啊啊啊啊啊”


“那我给你唱个歌吧!”


“……”


你考虑了一下,开口说“不了……”


“葫芦娃!葫芦娃!金刚山上七朵花……”


忽然间的高音吓了你一跳,你站起来,在蔡程昱疑惑的目光中锁上了卧室的门,卧室传来你的声音“蔡程昱,你今晚别想进来了!”


当然,这句话被蔡程昱的高音给压了下去。


【郑云龙】


周末,你窝在郑云龙的怀里,手里拿着平板看《声入人心》,节目正好播到了第一期郑云龙唱《就在这瞬间》,你一边听一边跟着唱


一曲终了,你抬头星星眼看着郑云龙:“龙哥,你唱歌真的好好听啊。”


郑云龙嘚瑟地看了你一眼,狂劲地说:“知道你龙哥的技术了吧。”


“!!!”我怀疑你在开车,但我没有证据!!!


“龙哥,你再给我唱一个吧~~~”你转移话题


“那不成,你让我唱就唱啊。”家庭聚会让我唱我都没唱过,郑云龙狂劲地想着


“emmm……”你想了想,凑在郑云龙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话,说完自己都脸红了。


郑云龙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坏笑了一下,挑眉看着你说“真的?”


你点了点头。


“那行,你等一下,我先开个嗓”郑云龙撩撩刘海


你期待地等着,忽然间听到郑云龙发出的龙吟:“errrrrrr……”(参考《信》排练后台,大龙开嗓的声音)


“就在这瞬间……”郑云龙才开始唱,就看到你走向了书房


“哎哎哎,不听啦?”然后站起来说“书房的话也不是不行。”


正说着,看到你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向他走来,然后,你卷起杂志拍在了郑云龙肩膀上,瞪了他一眼说:“你自己玩儿去吧!”然后潇洒离去。


郑云龙拿着那本据说被用来打过蟑螂,封面是他和阿云嘎的杂志看着你的背影,满脸哔哔哔。


【王晰】(晰哥已婚,不搞乙女,私设为好友)


你看着眼前王晰的嘴巴张张合合,但就是听不清楚他说了什么。


“晰哥,为了让咱俩的友谊能够天长地久,你让嫂子哪天在你衣服上别个麦克风随身带着吧”


王晰一脸莫名其妙,慢悠悠地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茶水问:“咋地啦?”


“我虽然对高音量比较敏感,但你说话声儿也不用这么低吧。”


LOW C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做垂死挣扎:“那咋让竹子给我别啊,我自己不也能别一个吗?”


“晰哥,你现在能听到自己讲话吗?”


王晰给了你一个看傻子的表情说:“不然呢?”


“哥,你看,你现在能听到自己说话,那你自己别麦的话,是不是觉得自己听到了,那其他人也就可以听到了呢?”


“……”LOW C陷入了沉默。


“所以害得嫂子给你编。”你模仿着他的口音得出结论。


“你以后少和老云家的张超往一块儿搅和,本来就不聪明。”王晰嫌弃地看着你。


你笑了笑,反问:“是喜出望外的傍晚的那个张超,还是伊敏河畔的那个张超啊?”


王晰看着你,小小的眼睛透漏了大大的疑惑:“亲,何必呢,亲!”


生活不易,LOW C叹气


谢谢大家看到这里~~~

本来想写四个人的,结果龙哥占了太多篇幅了(捂脸)

后期还会掉落其他小哥哥和叔叔(bushi)

大家也可以留言想看什么梗或者想看哪位小哥哥哦